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妈妈被狼狗射入精液

时间:2018-09-14
我的妈妈叫丁平,今年42岁。我妈妈身高1米60,皮肤雪白,因为长期从事营销贸易的工作所以十分讲究仪表和形象,经常去美容皮肤,因而皮肤的相当光滑,淡黄色的盘发,大大而又媚惑妖艳人的眼睛,会勾魂那种;又挺又圆润的鼻子,软软微翘的小嘴巴,加上笑起来晶莹洁白的贝齿。妈妈笑起来,弯弯的小嘴,黑雾似的迷人的眼里,藏着多少醉人的风韵。
妈妈身材也没得说的,丰满翘挺的乳房,尺寸至少有38F,结实又硕大的臀部,修长的大腿,修剪很光滑脚趾又细又长,尤其难得的是妈妈喜欢穿着套装,配上肉色丝袜,各式高跟鞋,非常性感,唯一的缺点就是腰身稍微有点粗肥,毕竟生过孩子了。因为我妈妈的内衣裤丝袜一般都比较性感,我经常偷拿妈妈的丝织内裤和丝袜自慰,那种感觉真爽呀!妈妈非常工作上又非常能干。而我爸爸是个老实人,在七年前在单位改制中下岗了,后来一直到处打工,现在在一私企当值班员。虽然这样,我父母的感情确一直很好,妈妈从来没有嫌弃和埋怨过爸爸。而我们一家也算其乐容容。直到那次的经历彻底改变了我对妈妈的敬仰和看法…
事情还得从我上初中三年级说起。那时的我正直叛逆时期,加上妈妈工作比较忙,爸爸刚下岗正在外四处打工所以没什么人管我。所以学不好好上,却和一帮狐朋狗友天天惹事生非,打架、抽烟、喝酒、泡妞、还经常逃课去录象厅看黄片。那时侯毕竟小,也不敢和女朋友怎么样,最多只是牵牵手、亲亲嘴而已。而生理需要只有靠手来解决,每次手淫都幻想和港台明星做爱,幻想把某某明星调教的十分淫蕩,成为我的性奴隶……我经常偷拿妈妈的丝织内裤和丝袜自慰,因为我妈妈的内衣裤丝袜一般都比较性感,但我那时对妈妈却还是毫无想法并十分喜欢(亲情那种)和崇敬的。
可我的混混生涯好景不长,一次我和十来个小兄弟去打游戏机,因为和别人挑九七格斗拳皇我总是输,本来就十分恼火,那人还时不时轻蔑的望着我,直到我身上没钱买币了我才离开那台机子。但我火消不了,就和弟兄们在门口堵他,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结果他一行三人出来后我们十来人就沖上去动了他们的手,因为我们人多很快就把他们全部撂倒。算是出了口气!
谁人知,那三人虽然和我的年纪相仿,但他们是真正的道上混的人,起码他们跟了一个道上混的人叫老大,叫刀飞!这人我也有所耳闻,是社会上的人,二十几岁。而我因为长期在那游戏室里活动,对方随便查查就知道我的姓名和学校了。第二天就有外面的朋友通知我下午别来学校,刀飞带人过来点名要砍我为小弟报仇!我毕竟是孩子,又没有背景,下午就和七八个弟兄躲了起来。而刀飞也真的来学校找我了,还把我班上的几个同学打进的医院;这下我算是闯祸了,也吓的够?,而我的弟兄都开始有点埋怨是因为帮我才至于现在连学校都去不成了;我嘴上还硬你们别怕,只要你们在家躲五天,我保证解决这事,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连累你们!
回到家,拖着疲惫的身体忧心憧憧的就往自己房里走,妈妈这时在厨房做饭菜看到我回来就出来说你看你,放学又疯去了,这么晚回来。现在是关键时期啊,明年就要靠高中了,你可…
够了!够了!!你烦不烦啊我因为心中有事就粗暴的打断了妈妈的话。我自己的事自己知道,别老是罗罗嗦嗦的!说着继续往房里走;妈妈看到我脾气那么大赶紧关心的追上来问小君,你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装腔没什么,对不起,今天的体育课上打球打的太累了说着躺到了床上;你真的没事?!妈妈关心语气说,真的,妈妈。我只是有点累,想休息会儿!
那你睡会吧,我去做饭,好了叫你。恩,顺手把我房门关起来。
唉!可怎么才好呢!早知道就不干这事了!到底该怎么办呢!道歉赔罪去?不行!那是羊入虎口!报告老师或报警吧?也不行,我打了人,人家现在还没有报复我,报警没法抱!就算警察或学校管了保护我段时间,可我就更得罪他们了,我有学校,他们无业,总有抓到我的一天!那我就就更惨了!我沉思着,不断想一个个办法…
小君,吃饭了。妈妈推开我的房门温柔的叫我吃饭。我僵硬走向客厅,机械化的抱着碗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根本没有胃口。餐桌上妈妈和我说了些话我根本没有听进去,吃完就进房了。
过了一会妈妈进来我的房间我可以进来聊聊吗?恩,好的。妈妈坐在我的床边温柔的抚摩着我的头说小君,可以告诉妈妈到底怎么了吗?我没事,真的。别骗我了,我是你妈妈,还不了解你吗?今天回家后你一直不对劲,肯定是有什么心事;可以告诉妈妈吗,是不是在学校范了错误了?妈妈忙着工作,你爸爸也在外奔波打工,我们没有时间关心你,没有尽到家长的责任。有什么事你就告诉我吧,我不会怪你的…
妈妈的话中肯而坦诚,我有点酸酸的。情不自禁的抱着妈妈(毕竟那时还是个孩子啊~)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妈妈的性格其实很懦弱而且又胆小,听了我的述说也吓的脸色发白。但是还是劝我别担心,别担心;妈妈帮你想办法,一定能解决的!妈妈,你能怎么办啊?!恩…这个…啊…恩….妈妈吞吞吐吐了一会妈妈明天去学校找他们谈谈。啊?!你去找他们?万一他们对你不利…没关系,我想这些人不过是要出口气,妈妈去代你陪个不是,再给他们钱了事,我想那个叫什么飞的社会青年帮他小弟无非也是图点钱!听着妈妈这样说,胆小的妈妈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我鼻子酸酸的,母爱战胜了胆怯!那找爸爸回来陪你去?
我不免还是有点担心的说。我看不必了,你爸爸四十岁人下岗了,现在在XXX(城市名称)打工也烦心,别在给你爸添堵了!妈妈一个人行了。明天你待在家里,我这就打电话给你们老师请假,我明天下班早点走去找他们。你睡吧,别担心,没事的。
第二天一早我妈就去上班了,我惶惶忐忑的在家里待着。
到了快七点的时候(学校五点半放学)听到了电话铃响的声音,接了是妈妈大打回来的;妈妈,怎么样了,你没事吧。没事,妈妈找到他们了,一去就看到在你学校门口窝着几十个人。恩!恩!我听着回应到。我和那个领头的谈了,他们答应放你一马,陪点医药费私了。他要三千,算了,我答应他们了;我把身上的一千现金给了他们,他们要我今天内必须拿三千出来给,要不然就还会找你算帐!他们这就跟我回来取钱。你先出去躲一躲,出去买点晚饭吃吃,我怕他们见到你就变卦,吃完饭去同学家看看书,我打你栲机你就回来(那时基本还没有人用手机,但是BP机却很普及)恩,妈妈,你注意点,别把他们都带回来,他们是强盗!只许他们派一个人来取就行了…我知道,你快出去吧,我马上就准备回来了,就这样了!
挂完电话我穿鞋子准备出门,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一半了。就算破财消载了;但又不免为妈妈担心,万一他们对妈妈不利怎么办?万一来我家后抢劫怎么办?不行!我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留下妈妈一个人!我虽然害怕,但反复考虑后决定留下来以防不策!我变悄悄的躲在妈妈卧室里的床底下(床单基本可以拖到地上方便隐藏)。因为我知道我家现金首饰什么的都在这个房间!紧张的等待着。
大约二十分?后便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太太的家很干净嘛。随即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的儿子呢?!好象是空屋子男人问。他…去他奶奶家了,晚…晚上不回来!妈妈略微颤抖却冷冰冰的回答。哈哈,你这女人到是很小心嘛,我既然答应你私了就会守信;只要你给了这钱,我就会放过他!你在客厅等着,我这…就去拿钱。妈妈边说脚步声越也近了;我听声音判断妈妈正走到梳妆柜的抽屉里找钱。
好象只来了一个人,我撞着胆子掀起了一点点床单看看。透过前面斜的镜子我看到客厅茶几上坐着一个披肩发男子,对!他就是刀飞!这家伙就在学校那带混,我见过!只有他一个人来取钱,我总算放心多了;但没想到刀飞还带了一只壮实的大狼狗!刀飞将狼狗系在了我家客厅的桌子旁!
正对面的是在找钱的妈妈,妈妈今天穿的是肉色略紧身的休闲套裙,衬托出她丰满的曲线,她今天头发批着,打了少许摺喱水,肉色的连裤袜包腿包的圆润修长,身上喷了淡淡的香水;衬托出妈妈的性感和大方。
这是妈妈直起腰来,双手握在身前缓缓走向客厅;套裙衬托下的丰满屁股微微扭摆,更显出了妈妈的成熟与?媚。这是…一千七百块,你点点,刚才…给了你一千,这里还有条项链很手?,最少…值三百,家里没有现金了,你…拿去。我儿子打人的事我很抱歉,请你以后别找他麻烦了。刀飞接过钱数了数,太太,这首饰我不要!老子不懂分辨真假,我只要现金,要不我们的协议不算!真的是没有现金了!这些都是…都是真的!没有骗你啊!不行刀飞坚决的说。那么…那么…你看看我的戒指和耳环,或者家里你看什么值三百你拿去…拿去吧!少来!说好回来你就拿现金的,耍老子啊!!!要不给钱!要不你儿子也进医院!!!刀飞站了起来恶狠狠的咆哮。…啊…,我马上…马上去借…
他妈的!没门!老子不想再磨蹭时间了!没的商量!两条路!要么立刻给钱要不你等着拿钱去医院治你儿子吧!你选!!!
妈妈给刀飞的粗鲁和无理吓坏了,往后退了几步,有些梗咽的说你行…行好吧,我明天…不…马上出去借….一定给现金……..你就等会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万一弄出个什么伤会…害他终身的啊,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恩…反正老子是等不急了。刀飞的话软了一点,要不这样吧,太太,那三百我可以不要,你儿子我也不找了;嘿嘿…说着一步步逼近妈妈,脸上也露出了怪笑;我预感到他有什么歪点子了;妈妈被他突然的逼近给逼的绊倒在沙发上,刀飞这时一把楼住了我妈妈的的腰,另一只手突然袭向了妈妈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腿;妈妈对突如其来的挑衅楞了会,之后立刻使劲推开了她跑到了卧室,边跑边说流氓!你要干什么?!
妈的!给脸不要脸刀飞对妈妈那么坚决的抵抗有点惊讶!沖进卧室凶神恶?的说。老子三百块嫖娼?的都是是少女,今天让你个老B顶三百别不识抬举!!!这时我在床下非常愤怒,真想沖出去和刀飞拼了,但胆子一小,心想再看看情况吧!他要是真敢乱来我再和他拼!
滚出去!边说妈妈边用枕头砸向刀飞,你别…别过来…我要叫救命了。你敢!!!救命!!!救命!!!救…别!别!别!别!我不过来就是了!看妈妈来真的刀飞也怕了!毕竟强奸罪很大的!
算你吊!你记着!说着往客厅走,并且从口袋掏出了几张一百的往地上一甩!这是先前收的一千!你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妈妈这是才意识到了什么,楞了一会,赶忙又追上去,离了几步说你..等等…等等…刀飞停了一会,又不理睬的准备开门出去!妈妈这是一个箭步沖上去跪在了地上抱着刀飞的腿,哭了起来…别…别…恩….
刀飞看着妈妈说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我数三秒!一…..二…求你了,除了这个,我什么都肯做!三…别!我….答应你…妈妈低下头。
嘿嘿,早答应不就没事了吗!说着解开裤子,拉着我妈妈的手去摸他内裤里的几吧,妈妈十分不情愿的被强迫的摸,夫人,你感觉到了吧,它开始向你敬礼了哦!哈哈!
妈妈屈辱的低着头不说话;突然,刀飞拉下了裤头,露出了粗大的肉棒,一只手抓着我妈妈的头发迫使妈妈头抬起来,一手拿深褐色的龟头往妈妈脸上甩,最后停留在了我妈妈的嘴边,示意妈妈含住他粗大的阴茎。妈妈这时坚决的摇头,又推开了刀飞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太髒了!我办不到!我…绝对不会那么做的!即使你杀了我!妈妈喘着气说。刀飞又过来扯妈妈头发把阴茎往妈妈嘴里送,妈妈激烈的摇头抵抗着,刀飞来回几次徒劳无功,狠狠的甩了妈妈一个大嘴巴…
随着啪的一声,床下本应该愤怒的我虽然是拳头紧握的,但是内心确十分激动,根本不想破坏刀飞淫虐我妈妈的场景…我真该死!摸着不争气昂着头的肉棒我小声的自言自语的说了声。
妈妈半趴在地上,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捂着刚被煽耳光的脸。俏美的脸因为紧张而显得很僵硬,淡黄的头发批在脑后,害怕和屈辱并没有束缚住妈妈性感成熟的身段,胸前的双峰隔着衣服高耸着,微微地起伏;齐膝的套裙略微向上翻起,穿着肉色长丝袜的丰满的大腿紧拢在一起,浮动着柔和的光泽,小腿修长结实,纤美的脚腕上扣着居家拖鞋,格外妖豔。
刀飞突然蹲下来从后面一把捏住了妈妈充满弹性的乳房,妈妈立刻惊吓着向前移动着,可一只手被刀飞扭着,反关节的疼痛强迫使妈妈踮起脚,这样反而使胸脯迎向了刀飞手掌,妈妈痛苦的表情更激起了刀飞的快感,他用力地搓揉,好美的身体啊,老子还没玩过这样有味道的女人……
啊……不要……快停下﹗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你母亲也…大不了…大不我几岁啊…求你放过我吧…妈妈又担心我受伤害又不想受刀飞侮辱便小声的求着他。
别害怕嘛,太太,我就喜欢你这种成熟有韵味的女人。我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你就好好享受吧,嘿嘿嘿嘿。
妈妈羞辱的闭上了眼睛,虽然是徐娘半老的过来人,但除了爸爸,妈妈还没有和第二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可为了心爱的儿子自己身体隐秘的地方却被一个如此丑陋的流氓抚摸,妈妈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刀飞一只手放开妈妈的胸部揪着妈妈的头发,顺着白嫩的脖子向上亲吻,下巴、耳垂、舌头又试图伸进妈妈涂着淡红色口红的性感小嘴里。妈妈紧紧的必上眼睛,死死的紧闭着嘴拒绝着刀飞,似乎了解过妈妈的保守和坚决,讨了没趣后刀飞就放弃了,但却恶心的开始用舌头添妈妈化着淡妆的脸蛋。妈妈秀美的脸上全是污浊难闻的唾液,妈妈皱着鼻子无奈的忍受着…
妈妈已被刀飞反扭着手,刀飞放开头发向下突然抓着套裙的领猛的一撕,粉红色的胸罩紧束着丰满圆润的的乳房半露在外面,一只肥大的手掌不怀好意地按着,妈妈呜呜的哭出了声来…
摸了一会刀飞拖起妈妈把她压到沙发上,并用双手扯妈妈胸罩的吊带,轻轻的一声,吊带断了,刀飞粗鲁的把扯坏的胸罩从妈妈丰润的身体上拽了下来,妈妈赶紧用手去遮掩,刀飞把妈妈的手拉开,妈妈的傲人的双峰立刻呈现了出来。
哇…好大、好白啊…我挣大了眼睛,至亲因为我被凌辱,这时的我居然是兴奋的感觉,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变态,并且内心希望刀飞进一步的动作赶快进行。手也不自觉的戳着下体坚硬的肉棒。
挣扎是没有用的,想想你的儿子。
刀飞弯下了腰,吮吸着妈妈那粉红色的奶头,用牙齿轻轻咬啮,一双手在平坦雪白的腹部乱摸。暴露在外面的乳头和身体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妈妈瞬间就被痛苦和羞耻感淹没,抽泣着。
妈妈仰起头,痛苦地扭曲着脸上的肌肉,头发如瀑布般垂在雪白修长的脖子两旁。夫人,有快感了吧。
成熟的贵妇人被粗暴强奸时的痛苦表情并不是经常可以看见的,这更激起了刀飞的性欲。
刀飞拼命的吮吸着妈妈的乳房一只手还在捏另一个乳头,啊…你做什么!?疼!疼…妈妈突然高声的喊了起来,这时我注意到原来刀飞在使劲咬我妈的奶头。还好时间不长就没有继续这样折磨妈妈了。
刀飞淫笑着从妈妈圆润的双峰上离开,顺着乳沟一直向下添。把已经被撕坏的齐膝的套裙向上掀至腰间,粉色的三角裤外边穿着肉色的连裤长袜,丰满圆润的大腿闪着光泽,纤细的小腿结实笔直,脚尖着地,更突出了腿部的线条。
不…不要…请别…妈妈已经感觉到了将被奸污的厄运了。妈妈还想夹紧,但腰部已经没法发力,很轻易就被刀飞分开,并伸出舌头,吮吸着妈妈大腿中间肉感的部位。在刀飞熟练的舌技下,虽然妈妈渐渐感到了下体传来酥痒的感觉,可被这个可恶的男人舔着自己的羞处,天性贞洁矜持的妈妈觉得还是死了好,只是想到我妈妈才不得已忍受这种屈辱。
刀飞伏下身体从又开始亲吻妈妈的大腿内侧,妈妈大腿轻轻颤动着,好象在极力抗拒着快感,刀飞继续往下亲去,顺着妈妈那肉色丝袜的档处一直往下,一路经过妈妈浑圆的膝盖,修长的小腿,慢慢吻上了妈妈光滑的脚面,妈妈轻叫道:脚…别你…髒…别呀…保守的妈妈无法理解和适应被人添脚。
从性格分析,我估计我内敛的爸爸和妈妈结婚那么多年一直是十分保守的作爱,从来不玩新鲜东西。而刀飞的行为也震惊了我,这也是日后我对丝袜美脚乃至一些新鲜变态玩意?情的萌芽。
刀飞不理睬,咬住了妈妈从拖鞋鞋尖露出的丝袜下的脚趾,细细慢慢的品尝着妈妈脚趾的滑润,感受着丝袜在舌尖上散发的清香,妈妈因羞耻轻轻缩了缩脚,刀飞便移动着嘴唇跟随上去,让妈妈的玲?的脚趾始终无法躲避。妈妈的丝袜很快就被刀飞的口水濡湿了,妈妈脚趾的味道混合着今天出门时高根鞋特有的皮革味充分的满足着刀飞。
刀飞底着头,好像加大了力度,嘴巴里发出咋咋的声响,妈妈痛苦地小声哭泣,强烈的耻辱使她剧烈呼吸,敞开的雪白双峰快速起伏着,躲在床下的我都看到呆了。
夫人兴奋了吧?真是淫蕩啊!刀飞抬起头看着妈妈不是……妈妈痛苦地咬着下唇,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流。那让我们来验证一下吧﹗
刀飞把手伸进了妈妈的连裤丝袜里,拨开了内裤遮挡的布条,用手指玩弄着柔嫩的花瓣。
不要————妈妈终于大声的哭了出来,不﹗我求求你……看着妈妈惊恐和羞耻表情,刀飞的心里那股征服欲望就越强烈。而一旁观战的我也越兴奋,越期待向黄片里的插入赶快来临,我还没有看过真人实弹的性交,尽管被男人抽插的是我亲生妈妈,尽管狰狞的肉棒不是我爸爸的而是一个流氓的!
妈妈的心像被绳子紧紧勒住,虽然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是无法避免,但还是伤心得哭的几近疯狂。刀飞从档部撕开了妈妈的丝袜,接着把三角裤被拉到了膝间,刀飞的小眼睛立即死死地盯住了雪白的肉体上深红色的肉缝和黑色的倒三角形状的森林。妈妈双手上去捂刀飞一只手便死死的抓住了妈妈迁细的双手。两只腿又压着妈妈光滑的双腿,妈妈没有办法争拖。
刀飞这时用空着的右手脱下裤子脱出早已勃起的阴茎,妈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体下那黑色丛林中十分巨大的丑陋物具一点点地插入自己的身体里,我也屏住了呼吸的看着。
啊…天哪妈妈痛苦地闭上眼,巨大的肉棒一下没入,子宫彷佛有撕裂的感觉,妈妈惨痛的叫着。太大了是吗?过一会儿你就会爽的。
刀飞这时放开手把妈妈诱人的大腿夹在了腰间,肉棒在阴道里摩擦着,捏住妈妈着雪白的乳峰,开始扭动着屁股。
啊……啊…哈哈…啊……哈….刀飞发出了快乐的呻吟,看着妈妈气质优雅的脸上痛苦的表情,他就有深深的满足感。他低下了头,粗黑的肉棒正从妈妈翻起地外阴唇里进进出出,你个骚比,老子干!干…老子日死你!日烂你的比…啊…
刀飞的心里一下全是征服的快乐。而妈妈紧紧闭着眼,连呼吸也似乎停止。
…啊…妈妈紧咬着的唇间终于还是漏出了呻吟声。
终于还是有快感了吗,臭婊子!刀飞得意的说。
啊…恩…别……放放…放了我…才不是…恩刀飞熟练的性技巧使妈妈感觉每一下撞击都似乎在沖击着自己的心,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跟随着那节奏跳跃,但是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也同样无法消逝地在脑中徘徊;妈妈唯有拚命抑制忍住不发出叫声,但抽动的力量顺着自己的大腿、小腹、乳房一直传到了自己的喉咙口,妈妈只有在喉间发出「荷荷」的声音。
乳头已经硬了!婊子,别再装了。你外表虽然冷酷但其实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啊﹗别再做抵抗,好好享受吧﹗
刀飞紧紧吸住了粉红色的乳晕,用舌头在上面打着圈,他用龟头先在妈妈阴唇四周轻轻地摩擦,然后再插入,用力地直刺到底,再缓慢地抽拉出来,如此往复地做活塞运动。本来就巨大肉棒更加全面地刺激着子宫里的每一处嫩肉。妈妈像被抽干了灵魂。
妈妈像是喘不过气来,张开了嘴想呼吸,但彷佛积聚在喉头的力量一下找到了突破的空间,小声地呻吟起来,呻吟很微弱,但也足够蕩人心魄。
哈哈…就是这样!告诉我!骚货,很爽是吗?刀飞象发情的动物一样喘着气。
不是……我求你……停下……妈妈在呻吟里流着眼泪哀求。
啊!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你想要的啊是吧!想我干翻你
不…不是……妈妈小声地喊着,一会突然狂呼:不﹗我不是这样淫蕩的女人啊﹗不是﹗
还不承认吗?你下面的嘴却很诚实啊﹗刀飞继续得意的挑逗。而床下偷看的我知道我妈的阴道里已经不知不觉中有了大量的淫水,我能听见阴茎在妈妈小穴里面摩擦着产生的尖锐声音。
妈妈在雪白的脸一下红到了耳边,理智似乎已在和性欲之间在战斗,被强奸的痛苦和羞辱已渐渐在神智中模糊。我知道妈妈四十二岁的成熟身体像在渴望着被这个坚硬的阳具抽插,甚至被它刺穿。因为妈妈性感的丝袜小脚已经不自觉的交叉着夹在了刀飞的背上,丰满的肉丝大腿也夹紧了他的腰。
刀飞也觉察到了柔软的肉洞在收紧,穿着半截丝袜的小腿紧靠在自己的背上,很有质感,细腻的袜面使他更兴奋。来吧…骚货…我要看看你淫蕩的样子,你这只母狗!
啊……不…恩恩…不……妈妈依然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