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VIDEO

时间:2018-09-15
他走进摄影棚中,灯光很亮,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女学生只穿着内衣正坐在床沿,导演在一旁对她作些「心里建设」。
他一言不发地走到导演椅旁,坐在椅子上面,一旁的人员还有摄影师,灯光师,记录,录音员等人,其实整个摄影棚不过是一间小旅社和一具摄影机而已。
没错,他是这部小电影的男主角,而今天原本和他搭挡的女星临时失约,不知到何处去玩,找不到人,导演没办法,只好起用这个刚吸收进来的人。
其实刚接触这个行业多少会有些彆扭,因为要在镜头前把自己脱个精光,和一个不相识的异性打的火热,有时还要表演一些特殊技巧,不乐意也得照做,自己虽然没有高潮却也得佯装很兴奋的样子,真的有许多甘苦谈。
他看着那个女学生,心中慢慢的想着,她以后绝对会习惯的,就像拍片时经常和他搭档的她,现在还不是拿着钞票大笔大笔地乱花?
「用肉体赚来的也是钱呀,有什么难堪的?」有一次在外县市偶遇她,和她痛快淋漓地做了一场爱后她告诉他的,他想起她这个没有爱情而专门一起发洩的朋友。如果她要是真的没有想出卖肉体来「打工」的意思,当初导演找她时就不应该说「来看看工作环境」,他晓得导演虽然从事这种不良行业,可是导演决不会利用不实广告来逼良为娼。
那女学生依然头低低的,好像还不肯答应。
「真笨,若是真的不要的话就说不要,然后起身一走了之,干嘛还讨价还价,什么只能摸不能玩…」一旁的摄影师不屑地说。
他十分赞同摄影师的话,这时代不同了,贞操虽然是一个过时的观念,可是他对于小他十岁的青少年始终搞不清楚,曾有一次他和摆明只「打工」一次的女学生拍片过,可是他十分惊讶她的性技巧,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绝对是一个经历比他丰富的人才有,也曾经发现一整群同学结伴来打工的,甚至更离谱的和一对双胞胎姊妹睡过。在这个圈子中,他以为了解女人,事实证明他什么都不懂,尤其是这时代高中的女学生。
她长得普普通通,从身上的比基尼似的内衣看来,她的身材也没有很突出,导演怎么会搭上这样的女生呢?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的身分,她的书包还放在一旁,浅蓝色的校服整整齐齐地摆在一旁。
他似笑非笑,这种情形看多了,在他和导演合作近五十部的小电影中,至少有三十部以上是和高中女学生拍的,她还以为高中生算什么哩,看她的样子显然没有什么特殊的技巧,如果不是他女友最近生理期不方便,他还不见的想和那个人上床。
他想到他的女友,内心感到有点愧咎,因为她并不知道他的副业是这种见不得人的小电影。
他喃喃自语,「没关係,反正我是被情势所逼,她应该会体谅我的苦心的。」
每次他拍电影时,他总会这样安慰自己。不过在拥有五十部影带,和六十几个女人上过床之后,他的审美观变得很奇怪,他的女朋友也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女孩子,若是比起那六十几个女性,她可能只排在第五十名。可是那没关係,他一想到那些美丽的外表下全是他摸不透的心,他便感到惶恐不安,他害怕他真心付出的女人竟然会在背地里和其他男人翻云覆雨,他或许可以不管她们的过去,可是他无法忍受现在的不贞,证明是和他对手戏的女学生中有不少人是有男朋友的,这些提醒他一项危机,也敲醒他对美丽的执着,于是他宁愿选择一个没有心机,也不崇尚物质主义的女性,他要的是一颗可以掌握的真心,而不是雍容华丽却摸不清的爱情。他想他之所会对美女缺乏感度,大概,是因为这个兼职的关係吧。
导演和她交涉的结果,她还是答应了。从她刚才讨论的语调和无主见的样子早就料到她绝对会答应的。
他脱下衣服以及裤子,移驾到床上。
他爬上她的身体,那是一种相当熟悉的触感,多少的日子以来,他经历过多少不同的女人,每一个都是那样的光鲜洁白,柔滑酥软,可是他仅止于和她们取乐而已,一次一次的高潮,一次一次的结合,可是在他深入到她们的肉体深处时,他还是被摒弃在她们的心门之外,好几个宇宙那样的远。
他在心中想着,是她们错了吗?是「强暴」她们的他错了吗?是提供她们「打工」机会的导演错了吗?还是是这整个社会的风气错了?
他想起刚从学校毕业时意气风发的时代,十分可笑,却更可怜。那是一个你不得不变坏的时空中,白的逼你,黑的逼你,终于他体认了,他经由同事的介绍,或者该说是上司的选择,他选择以这行为兼职,他借此来麻痺他自己,也下意识地认为这是脱离当上司的替身的好办法。
在拍摄色情片的时间中,他只是个演员,负不到什么大职责。他伸出双手解开她的内衣,职业性地捏着她的乳房,微微隆起的胸部上咖啡色的乳尖并没有很吸引他去吮咬。
他进一步地深入她身长的中央,他解开她腰间的衣结,脱下她的内衣裤,他端详着,那是一套昂贵的内衣,他不清楚一个女学生为何要买这样的东西,如何有足够金钱去买。失去职业热诚的他也不想了解。
接着他将自己移到她下面的三角地带,鼻尖轻轻靠在她尼绒似的地带上,灵活的舌头触碰在她情慾的中央地带,同样是那么鲜红,同样是那么的湿润。他的将她柔嫩的乳房握在手中,舌板整个贴在她双腿之间的中心。他感到他身体和腿的交界渐渐有一股力量将他整个撑起。忽然怀中的她哭出声音,是哭吗?他怀疑着。
导演急忙趋身上前,拿着一条浴巾披在她身上。
她坐在床上摀着眼睛啜泣着,弓起的双腿间隐约可以看见他刚才舌头平放的地点。上一次的女主角有点令他怀念,也许是特殊的剧情令他怀念吧,上一部,导演将食慾性慾结合在一起,丰盛的大餐,香醇的美酒,柔美的音乐,赤裸的佳人,激烈的喘息… 他意犹未竟地遐想着,只可惜上部戏的女主角是外地人,为了凑足个人旅行的旅费而打工一次。其实他对她有点心动,如果她能留下来,也许他会毫不考虑地追求她。
男人,他想着,是有可能爱上一个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性的。
时间一滴滴地流逝,他的遐思转回到前几次的女星,他比较着那几个女学生的胸部,肌肤的触感,身体深处的快感,他竭力想逼使自己找出那个是最特别的,和那个是最刻骨蚀魂的,可是他不能,因为她们都同样地令他疯狂,经验丰富的他也不得不败倒于她们的技巧。
他,或许只是她们众多性伴侣中的一个,可以肯定的不是最强最久的一个,更可以肯定的也非最后一个。他记起那对双胞胎姊妹,至今,他仍然不清楚当她们看上中意的男人时,是不是也将会一起和他上床?那时候姊姊的温柔旖旎,妹妹的热情万种,都曾让他付出好几天的体力,他想着想着,忽然笑出声,因为他是唯一彻底征服过她们姊妹的第一个男人–虽然这是他们三人拍完片子后,一起在巷口的麵摊吃消夜时姊妹两人对他说的,孰真孰假已经不是重点了,可是毫无疑问的,那对姊妹相当懂得男人的心理,能和她们上床真是十分幸运,如果某天她们再度相遇时,自己的宝座还能不能保持?
导演再度喊了他的名字,把他从过去的回忆中拉回现实,原来导演把她安抚好了。戏,可以继续开拍。
导演拿开女学生身上的浴巾,他爬向床垫,经过刚才女星的优劣比较后,他很沮丧地发现自己开始挑剔,他无法在这个并非美女,也不善体人意的女学生身上再次激昂,于是,他起身向前,将自己的下体移至她的唇边。
她面露难色,然后伸出纤细的手指握住他,张开口把大小恰塞满她口唇的他含进去,他前后来回地推动着臀部,好让自己在这个不懂技巧的女学生潮湿的口唇里获得快感。
没多久,他再度坚硬伸长,那女学生娇小的口纯显然无法容纳他的庞大,突然他感到他的尖端打进她的喉咙里,一下突来呕吐感使她推开他,然后又歇斯底里地哭出来,情绪激动地又说她实在没办法继续演下去,导演还是上前安慰着她。
他退下去,回到一旁的导演椅上,经过这么多次的折腾,每当他正开始坚硬时就被她中断,心中真的十分不耐烦,没见过像她这么矜饰虚矫的人,都已经上了镜头了还这么… 。
忽然他想到自己是否太狠心了呢?他摇摇头,千万不要对这种女人存有一丝一毫的同情,一个女人已经答应脱下衣服演这种戏,管她和男主角有没有来真的,都已经显示她的价值观出问题了,既然要拍,就乾脆来真的,什么只露两点,只露三点,贴胶布什么的,外在的行为才是最重要的重心,都被人看光了,被人摸尽了,还有什么清纯可言?她以为保留那张膜就能掩饰她失贞吗?她以为她未来的丈夫会感激她留一张膜让他穿破吗?
他真的很不了解社会上种种名实不符的现象,女明星为了出名和製作人上床,为了在短时间内赚得大笔的金钱拍三级片,为了打知名度在观众面前任由主持人轻薄,想想,那些个影星还不是和他怀中的超限制级片女星一样,前种人为名,后一种人为利,可是一般人对超限制级片女星投以十分不屑的异样眼光,这不是十分不公平吗?光看电视萤幕上搔首弄姿的女星能满足的了自己吗?还不是色情片安抚了初长成的青年男女?更何况影星是和特殊阶级上床,想看都看不到,而怀中的女星等于是和大众做爱,这不就是马克斯所谓的剥削及技术垄断吗?
「咦?」他狠狠地敲了自己愈想愈不像话的脑袋「我想到那里去了… 」
她再度首肯继续拍下去,他爬上床,抓住她的双腿,中心鲜红的地点是他将进击的地方,她的地方湿润的,闪烁着阵阵的反光。
他没有多做前戏,一下子将自己送进去。他或急或缓地在她体内恣意取乐,只要是女人,一旦在那个地方里摩擦时感觉都是一样的,只是她的长相,她的身材,她的技巧会让带给人心理上有多大程度的快感而已。
他被她体内的温暖湿润撩起更高的性慾,他的下方更加坚挺,更具冲击性。那名女学生此时竟然没有任何动作,没有因性经验少的颤抖,身躯柔弱无骨似地任他肆恣取悦,像极了一个经过多少云雨的女性一般。
他在心中感到讶异,一时出神使自己速度放慢,她在翻云覆雨中甦醒过来,像是忘记什么事情,她又开始发抖,手掌遮住眼睛,泪滴扑蔌地娇声啜泣。他对这种小动作感到厌恶,然后以大男人的姿态给了她两个耳光,并且把她的手挥开她的脸颊。她惊愕地看着他。
他充满着怒火激烈地进出她体内,他不允许她将他举上云端又想将他重重摔落。他更加地粗野,更加地狂暴,她只能躺在床上,不敢再哭泣,任由一推一纳的动作使她发出呻吟声。
终于,经过多次的中断后,他将体内的液体奔泻在她的绒密的黑色地带上,可是他却觉得自己是麻木的,没有前几次拍片时的满足,这一次充其量不过是完成了一件工作,他原先受不了她的麻烦,本想一走了之,可是既然已经把自己激起兴奋,就算再麻烦也要把它爆发出去,能在异性身上发洩总是强过私底下的自慰,管它满不满足,自己兴不兴奋。
他起身,背向张开着双腿躺在床上的女学生,他一个钮釦接着一个钮釦地穿衣,从眼角的余光中可见到导演走向那个女学生边,导演拿出一条浴巾覆盖在她赤裸的身躯。然后比手划脚着不知在谈论什么,声音很低,听不清楚。
他对此毫不关心,在片中他只是露出他的身体–从头以下的身体。他晓得从进来这房间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个小时,花这么多时间来兼职倒是第一次,以前和有经验女星拍片所用去的时间,包括事前事后的沐浴,做爱前的前戏,以及最耗体力的活塞运动等等,也不过一个小时半就可以收工,然后一群人到外面吃个消夜,接着各自分开。
他看了看錶,「凌晨三点了… 算了,我看澡就别洗了,」
他打个哈欠
「啊… 怎么办,明天还有上班,下班后和女朋友又有约会,明天整天会睡眠不足了… 」
他打开门,忽然听到她冒出一句话,完全没有刚才啜泣流泪的语气:「什么嘛… 钱才这么一点… 」
他关上门,隐约可以听到导演及摄影师等人恍然大悟后的怒吼声,那女学生发出好几声尖叫,小旅馆的地板在那些人追逐时发出极其巨大的声响,当他们将她押上床时床所发出的声音和刚才他发狂地蹂躏她时所发出一模一样。
他知道惹怒他们后果会怎样,难怪他们会生气,原来这个貌似经验欠缺的女学生,四个小时来屡次中断他的兴头的原因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以为导演会感到不好意思而给她多一点演戏的钱。导演一定会多给她的,在他们几个人轮流在她身上使用一些用具取乐后。他感到好笑,早就告诉过导演要培养一批专门的女星,不要老是在街上随便抓一个来问,如果答应拍片就成,不然便拉倒。
拍色情片很好赚,如果捧红一个色情片的女星就更可观了,可是导演就是坚持要她们自愿,要拍就来找他,真是奇怪的职业哲学。
女学生凄厉的哭喊声传到他的耳中,尽量地哭叫吧,他奸声地笑着。
这个治安不良的地方人人都只想自保,没人会去过问一个被轮姦的少女,反正这里的暴力犯罪案件已经够多了,反正在糜烂的社会中强姦案件太稀鬆平常了,反正这地方是他职务所负责的管区,反正只要他不去管这件事,就没有人会管。
他走下楼梯,再度打个呵欠,「回家睡觉吧… 」
>